當前位置: > 法治新聞 > 法治時訊 >

非法輔助生殖的地下暗網

2021年03月22日09:34        法幫網      免費法律咨詢     我要評論

近一年后,李芳依然記得那輛灰色七座商務車。除了駕駛艙,其他位置的玻璃貼上了磨砂紙,看不到窗外。帶走她的人不僅沒收了她的手機,還要給她戴個黑色眼罩。李芳很害怕,發了火,眼罩最終沒戴。

坐著這輛車,李芳被帶到河南省鄭州市的一個地下實驗室,五六百平方米的面積,手術室、胚胎培養室、休息室以及冷庫、陰超檢查設備等一應俱全。在這里,她停留了大概兩小時,做了一臺取卵手術。

李芳是一名女性同性戀者,33歲,尚未結婚。依據人口和計劃生育法及相關規范性文件,除吉林省外,像她這樣的單身女性不能在國內進行輔助生殖手術。為了要一個親生的寶寶,李芳選擇了河南康誠愛爾健康咨詢有限公司——這家公司聲稱可以為她進行試管嬰兒手術,讓她懷孕生子。

然而取卵手術過后,上述公司的工作人員突然全部失聯,胚胎移植手術至今未能進行。記者調查發現,這家公司的相關人員仍在四處攬客,有人不斷向記者宣傳試管嬰兒手術、精子卵子銷售等業務。

鄭州某地下生殖機構提供的合同模板。新京報記者 吳小飛 攝

對于這種地下輔助生殖機構的行為,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阮齊林認為其可能涉嫌非法行醫,如果情節嚴重,還要追究刑事責任。

直播間里的試管嬰兒廣告

2020年初,李芳在女同社交軟件上發現了一個直播間,一對女同伴侶“蔓姐”“楠哥”經常在里面聊起試管嬰兒的話題,其中一人可以看出已經懷孕。備注一欄寫道“有需要了解試管寶寶的可以私聊”。

古麗蔓、趙盛楠在社交軟件上的個人主頁截圖。受訪者供圖

李芳當時32歲,瓜子臉,皮膚白凈,留著過肩長發。她是一名同性戀者,一直未婚,但非常想要一個孩子。依據人口和計劃生育法及相關規范性文件,要想在國內合法、正規的輔助生殖機構進行試管嬰兒手術,已婚是必要條件。

聯系兩人后,“蔓姐”告訴李芳,自己真名古麗蔓,“楠哥”叫趙盛楠,是她的同性伴侶。直播中所說的工作室是指河南康誠愛爾健康咨詢有限公司(下稱“康誠愛爾”)。“天眼查”顯示,其經營范圍包括健康管理咨詢、醫藥信息咨詢、美容服務、醫療設備租賃及維修等;法定代表人為古麗蔓,持股60%,趙盛楠持股40%。

李芳稱,古麗蔓還提到了一家公司——河南省優兒庫健康咨詢有限公司(下稱“優兒庫”),說它是康誠愛爾的合作伙伴。據“天眼查”,優兒庫的主營范圍為健康信息咨詢、美容信息咨詢。

李芳從古麗蔓、趙盛楠處了解到,康誠愛爾與優兒庫一起從事試管嬰兒手術、精子卵子銷售等業務。其中,康誠愛爾負責在同性戀群體中招攬客源,優兒庫負責卵子促排、取精取卵、胚胎移植等涉醫業務。

2021年1月至3月,記者以潛在客戶身份與古麗蔓取得聯系。古麗蔓表示,2020年前后,康誠愛爾曾與優兒庫有過一年多的合作,現在兩家公司的合作關系已經解除。目前,她仍在經營相關業務。

依據原衛生部2001年《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》,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必須在經過批準并進行登記的醫療機構中實施。未經衛生行政部門批準,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實施人類輔助生殖技術。

顧磊是河南鄭州某地下輔助生殖機構的負責人,新京報記者同樣以潛在客戶身份與其進行了多次交流。在顧磊看來,古麗蔓是通過線上直播的方式為其公司尋找客源,但這種方式風險很高:一是公司容易暴露;二是社交平臺對涉醫內容把關嚴格,經常不予通過。

顧磊說,他的公司主要通過老客帶新客、合作醫療機構引流等形式攬客。如其所言,新京報記者聯系上顧磊便是通過一位“老客”的介紹。

除了上述方式,顧磊和其他地下輔助生殖機構還會在正規醫院附近張貼小廣告。2021年1月25日,記者就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(下稱“鄭大一附院”)生殖中心的洗手間內、醫院附近的小旅館里看到了這樣的小廣告。廣告上寫著“試管”“代孕”“供卵”“包兒子”等字眼,并附有聯系電話。

鄭大一附院生殖中心內,地下輔助生殖機構張貼的小廣告。

鄭大一附院附近的小旅館內,貼有輔助生殖廣告。

記者撥打了一張小廣告上的電話,一名男性接線員很快開始介紹代孕、試管嬰兒、有償供精供卵等業務。他在電話里多次強調,“只要錢沒問題,就能按客戶需求服務。”

在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阮齊林看來,地下輔助生殖手術屬于醫療行為,但這些企業很可能沒有相應資質,涉嫌非法行醫。“一般的非法行醫行為,由市場監管部門做出行政處罰,但情節嚴重的要追究刑事責任。”

來歷不明的醫生

2020年3月8日,李芳在鄭州與趙盛楠、優兒庫員工王春月初次見面。她說自己隨后被帶到鄭州美中商都婦產科醫院(下稱“美中商都”),做陰道B超等檢查。

美中商都位于鄭州市金水區東明路,是一棟七層棕色建筑。醫院門口掛著“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生殖中心聯盟醫院”“河南省生殖醫院聯盟醫院”等銘牌,十分顯眼。

工商資料顯示,這家醫院隸屬鄭州美中商都婦產醫院有限公司,是一所民營營利性醫院。上述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,業務范疇包括婦產科等門診、醫學檢驗、醫學影像診斷等醫療行為。

鄭州美中商都婦產醫院。

在李芳的印象里,從美中商都剛一進門,工作人員就笑著上來打招呼,說“春月,你來了”。李芳與趙盛楠后來的聊天記錄曾經提到,李芳到美中商都檢查時沒說真名,而是由王春月報了“李慧慧”的名字。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,“李慧慧”是優兒庫的實際控制人。

顧磊稱,大多數情況下,地下輔助生殖機構帶客戶到醫院體檢時,不會報出客戶的真名,而是以公司工作人員的姓名作為“識別標記”,為公司和醫院省去不必要的麻煩。

對于地下輔助生殖機構與正規醫院的合作關系,顧磊并不避諱。他說許多地下輔助生殖機構會與婦幼保健醫院、婦產?漆t院、大型綜合醫院的婦產科等合作,由這些醫院為客戶做試管嬰兒、代孕等相關體檢,“同類體檢,我們給的錢比一般患者至少高出50%。”

李芳回憶,2020年3月8日-4月9日,她在美中商都進行了多次體檢,醫護人員與王春月等人非常熟悉,提供了各種便利。一次體檢時一層人很多,王春月直接從角落里拿了鑰匙帶她上了二層。李芳因此猜測,美中商都與康誠愛爾、優兒庫有長期合作關系。

為了解美中商都的業務范圍,2021年1月24日,新京報記者以患者身份到美中商都門診處咨詢試管嬰兒手術等問題。一名自稱院長助理的工作人員表示,該院主要提供孕期前后體檢服務,具體手術要在專業醫院進行。

2021年2月24日,記者撥打了美中商都官網辦公電話并按要求發送了問題,希望了解該院是否與優兒庫存在合作。接線工作人員表示會在院領導反饋后給予答復,截至發稿未獲回復。

李芳記得,2020年3月8日在美中商都做陰道B超時,幫她檢查的醫生是一個40多歲的女人,“身高不到一米六,黑黑胖胖的,戴個眼鏡,頭發挽成一個髻”。此后,這名醫生持續為李芳服務,幫她完成了多次體檢以及地下實驗室的取卵手術。

然而直到現在,李芳也不知道這名醫生是誰,只記得王春月一直喊她“老師”。王春月還告誡李芳,不能詢問醫生的姓名、身份、執業單位、聯系方式等信息;李芳與醫生的所有接觸,都有優兒庫的工作人員在場。

鄭大一附院生殖中心內張貼的警示公告。

對于這些醫生的行為是否違法,阮齊林認為關鍵在于醫生是否具有執業資格。“如果醫生沒有執業資質,或執業醫生在非醫療場所實施醫療行為,也會涉嫌非法行醫。情節嚴重的,要追究刑事責任。”

合同內外的潛規則

相關閱讀:
相關搜索:
新聞首頁頭條推薦: 河北燕郊落戶放開眾生相
網友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>>
用戶名:密碼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我要提問:


推薦律師
新聞排行榜
立法律界評論時訊
視頻推薦
視覺焦點
每日推薦
關于法幫網 | 服務條款 | 聯系我們 | 網站聲明 | 網站導航 | 找律師
| |
北京網絡警
察報警平臺
不良信息
舉報中心
中國文明網
傳播文明
經營性網站
備案信息
试看15分钟做受视频_五十六十日本老熟妇乱_久碰人澡人澡人澡人